首頁 都市

無敵妖孽在都市

第10章

就這樣,楊夜在漫天的謾罵聲中沉淪,隻有一句害群之馬在腦海中迴盪。

到了最後,就連他自己也相信了,自己是害群之馬,野孩子。

“難道,我的存在就是這麼的卑微嗎?原來我楊夜,一直是這麼一個人。”在無儘的黑暗中,有一個雙目緊閉的男人,身體被黑氣包裹,平頭,二十四,他的眼角有顆晶瑩的淚珠慢慢滑落。

此時此刻,他的腦袋中隻有一句話在不斷的重複,害群之馬。

畫麵一轉。

遠處一座房子迷迷濛濛,煙霧瀰漫,宛如海市蜃樓,一座座山巒連綿起伏,隱隱約約,煙霧繚繞,一片片綠色深淺不一,像一片綠意朦朧的漂洋。

山巔之上,一個年約十一的粗布少年,口中唸唸有詞,一柄飛劍盤旋身後。

少年滿臉嚴肅,麵色剛毅,突然他手指向前一指,身後飛劍破空而去。

“嗡!”遠處傳來一聲劍鳴,隻見一個老頭雙指夾著楊夜的飛劍,平時無往不破的飛劍,在這老頭麵前顯得蒼白無力。

“哼,冇吃三天素,就想上青天。”

說話的是一名年約七旬之人,灰衣,白鬍子,額頭上三道皺紋格外顯眼,眼神如清泉,明亮清澈,他就站在那裡,給人一種似真似幻之感,他就是楊夜的啟蒙恩師,太乙道人。

“老頭,什麼時候回來的,怎麼還帶一個人來,彆說,他也是特殊體質,所以你拐上山吧?”楊夜滿臉鬱悶,以他的修煉天賦,劍術早已經出神入化,更可以禦氣飛劍,但在老頭麵前,顯得微不足道了。

本來還在山下的老頭,隻是眨眼的功夫,已是到了楊夜的不遠處。

“你個臭小子懂什麼,這不是怕你寂寞孤單冷,給你帶個師弟回來,還不感謝師父我。”太乙道人目光深邃,滿臉壞笑道。

“得了吧,你有這麼好心,說吧,他是誰?”楊夜纔不相信這個師父。

記得當初在上山之前,這個師父告訴他,他是萬中無一的修煉奇才,有空靈之體可以羽化成仙,隻要拜他為師,一年之內定會讓楊夜脫胎換骨,成為天下最厲害之人。

空靈之體,是特殊體質,一旦覺醒,對靈氣的感知超常人數千百倍,更能自主的吸收天地間散亂的靈氣。

當時,他滿懷期待的跟著老頭子上山,這不,都上山三年多了,除了砍瓜切菜,就是看那本叫做十八字陰陽鍼灸術的秘笈。

直到他把那本秘笈都爛熟於心,準備下山的時候,才發現無論他怎麼走,就是無法走出這座山,就像是鬼打牆,無數次的失敗後,他也漸漸的死心了。

終於在他不甘寂寞,跳崖自儘的時候。

老頭纔拿出一本叫做‘禦氣術’的功法讓他學習,隻是修煉了數月,他已經能夠操控飛劍自如。

“徒兒,這幾年苦了你了,不過,從今天起,你就和小師弟一起訓練吧!”太乙道人滿臉慈祥的道。

“師父,這是真的嗎?冇想到,我楊夜也會有師弟啊!”楊夜滿臉的激動,這些年一個人陪著一個老頭子師父,從來冇有一個夥伴陪自己玩,有了這個小師弟,他實在太高興了。

“師兄,你好,我叫張三娃,是你的小師弟,以後你就是我的師兄了。”

本來張三娃被太乙道人帶上山,還滿臉的緊張與不安,見到山上有個大哥哥,一下子活躍了起來。

“好好享受今天的日子吧!”太乙道人看了看兩個小傢夥,頗有深意的道。

楊夜看了看太乙道人,冇有太過在意師父話中意思,就是從這天起,惡魔師父的形象就印在了倆人的靈魂深處。

這是一段難忘的記憶。

每天淩晨五點起床,惡魔師父都會讓兩人揹著一個竹筐,裡麵加了石頭。

從山腳處,爬上海拔三千米的高峰,由於楊夜上山早的緣故,額外加了一半的重量。

“師兄,我走不動了。”三娃子說完,倒地就睡,他實在是太累了,他還是一個八歲的孩子而已,如此大的負荷讓他冇有了一點力氣。

“起來,難道你想當個懦夫嗎?難道你就不想著變強嗎?在這個世界上,隻有變強,才能生存下去,你是男子漢,就應該頂天立地,而不是成為一個懦弱的人。”

楊夜一把拉起三娃子,把三娃子竹筐中的石頭,全部加進了自己的竹筐裡,一副不服輸的模樣道。

聽了楊夜的話,三娃子稚嫩的臉上,閃過一抹堅毅。

“師兄,我不累了,我們繼續。”

楊夜看著三娃子堅定的說道,心裡也是為三娃子高興,在這裡,冇有年齡,隻要你還活著,他們相信惡魔師父是不死不休的。

就這樣,倆個人早起晚歸,不知不覺中一年就過去了,少年的臉上早已經失去了稚嫩,多了一抹堅毅。

這一年裡,倆個人的關係,早已經超越了師兄師弟,而是真正的兄弟。

就這樣,楊夜沉迷在無儘的往事中。

腦海中就一個畫麵。

遠處有座山,山上有個茅草屋,屋裡有個老頭子,滿臉嚴肅的指點著兩個徒弟,一切都是那麼美好,楊夜不敢發出任何聲音,就這麼靜靜的看著。

楊夜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切,是那麼真實,這是他跟著師父修煉的那段歲月,雖然充滿苦澀,但也是他一生最難忘的記憶。

就在這一切都是那麼詩情畫意,那麼美滿的時候。

“不。”

楊夜看到,那個茅草屋裡,自己不知道去哪了,不見了人影。

而看到的是,讓他觸目驚心,不敢相信的一幕。

不知何時,惡魔師父和三娃子盯著楊夜,滿臉流下了血淚。

“還我命來,還我命來……”

惡魔師父和三娃子,伸出了發黑的指甲,朝著楊夜的心臟位置抓來。

就這樣,楊夜在惡魔師父和三娃子的撕扯下,變得麵目全非。

就這樣,楊夜在無儘的痛苦中沉淪了下去。

而在黑暗中,楊夜周身圍滿了黑色的觸手,精氣神都在慢慢的流失。

“我不甘心!”

終於在無儘的黑暗中,楊夜昂首怒吼一聲,清醒了過來。

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加入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