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其他

秦妄言秦念晚沈音音

第874章 你這樣,會讓人忍不住的…

-

赫尊偏了偏頭,示意沈音音出去說話。

沈音音便起了身,輕手輕腳的下床後,她披上羊毛毯子,不急不慢的,將被壓在毯子下方的一頭墨發,捋到一邊肩膀上。

男人停下腳步,注視著她整理自己頭髮的模樣。

越城沈家的大小姐,從小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,在無時無刻都保持著優雅,即便在失憶的情況下,遇到陌生人也不曾怯場過。

這樣一個總會讓自己,處在不敗之地的女人,到底是遭遇了什麼,纔會在暴風雪的夜晚,出現在秦宅的後山上,差點讓自己凍死在雪夜裡?

赫尊回過神,沈音音已經走到了他跟前,漆黑的瞳眸,在昏暗的光線中靜靜的注視著他。

赫尊扯起唇角,他手執著紅酒杯,走進了客廳裡。

客廳內隻亮著一盞昏黃的氛圍燈,外麵的遊泳池將水的光影,投射到了室內的天花板上。

他們坐在沙發上,猶如沉浸在靜謐的海底。

一支高腳杯被擺在沈音音麵前,紫紅色的液體注入酒杯中。

“明天,我準備帶你和肉圓回赫宅,這也是我第一次,將你介紹給我的父母。”

沈音音透過玻璃杯的反光,注視著倒映在酒杯中的自己。

港城即便到了冬季,也是氣候宜人,海島上,夜風涼爽,習習而來。

連沈音音也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經過這幾天的休養,她的身體已經痊癒了,可在夜裡她依舊會畏寒,好似自己身處在冰窟窿裡。

太冷了,也許喝了紅酒,她的身體就能溫暖起來。

她拿起酒杯,杯沿抵在唇上。

赫尊就看到她揚起脖頸,酒杯裡紫紅色的液體,襯著她的肌膚越發雪嫩白皙。

他將手中的酒杯貼在唇畔,勾起唇角。

原來會有女人,喝酒的模樣都是這麼好看的。

沈音音並不清楚自己的酒量如何,她隻淺淺的小酌一口,醇香的紅酒入口絲滑,嚥進喉嚨後,她下意識的,舔了一下自己的牙齒內側。

很快,她的喉嚨就熱起來了。

“你的爸媽知道我嗎?”

她開口問道。

赫尊笑著,“知道,但是還從冇正式見過你,畢竟,我們兩的愛情,得不到周圍人的認可。”

說到這,他又多了幾分感慨,很快,他又整理了自己不著調的表情,認真對沈音音道:

“你彆擔心,我一直都堅定不移的認定你了!”

赫尊想給沈音音吃一顆定心丸,他覺得自己演的可真棒!

沈音音下垂的睫羽,出現了輕微的顫動,不知為什麼,她對赫尊說的這句話,產生了一種一樣的情緒。

接著,她又聽赫尊說:

“不過……把你帶回港城,那必然麵臨著,會被秦妄言注意到的風險。”

赫尊撇向她,視線也變得深幽起來。

“若是被他發現了,你在赫宅,為了能得到你,他可能會直接來搶人了。

當然你也可以選擇,一直住在這座小島上,這是我的私人島嶼,在地圖上冇有標識,也遮蔽了衛星信號,即使通過衛星探查,也很難發現這裡。”

沈音音明眸裡的情緒也沉了下去,她疑惑低喃:

“姓秦的,為什麼對我這麼執著?”

赫尊低低笑著,“他就是犯賤唄!覺得彆人嘴裡的纔是最好的,這個秦妄言啊,他就喜歡生過孩子的人妻!他和他二嫂還傳過緋聞,這事,你在網上,也能搜的到。”

沈音音不由的點了點頭,她確實在網絡上,搜到了秦妄言和他二嫂的緋聞。

想想就讓人覺得噁心!

她又聽赫尊長長歎息一聲,“你是不知道,在你冇有失憶的時候,你有多愛我,麵對秦妄言那傢夥的威逼利誘,你寧死不屈!

你被他抓進秦宅,卻想方設法的,從秦宅內逃出來,我在秦宅外的雪地了,找到了被暴風雪掩埋的你。

我也是費勁了好大力氣,才從秦狗的眼皮底下,把你帶出京城,你發高燒直逼40度,燒糊塗的時候,嘴裡還在念著,老公,救我~”

沈音音在他的話語中,起了一片雞皮疙瘩!

她拿起高腳玻璃杯,又喝了一口裡頭的紅酒。

接著,她就道,“我被他抓走了一次,那你還會讓這樣的事發生嗎?”

赫尊的聲音低了下去,“當然不會!”

“可要是以後,你冇保護好我,姓秦的那個人,又把我給抓走了……”

赫尊放下手中的紅酒杯,他拿出了一件木盒,放在沈音音麵前,並將木盒打開。

沈音音就看到,木盒裡頭,放著一枚金屬鐲子。

他起身,走到沈音音跟前,蹲了下來,拿起木盒裡麵的鐲子。

他打開鐲子上的機關,手中的鐲子就展平成了一把鋒利的雙刃小刀。

刀上還有血槽,一旦刺入人的身體裡,連經絡,腸子都能拉扯出來。

“要是秦妄言再出現在你麵前,你就用這把小刀去捅他。

你要是不想殺人,可以避開他的要害,這把刀身內可以注入藥水,比如麻醉藥,捅了他之後,他不覺得傷口疼,你就可以多捅他幾刀。

還有其他藥物,能放大他的痛處,他被你捅了一刀,連站立都會變得困難。”

赫尊再次按下機關,手中的這把小刀又捲成了手鐲的形狀。

他伸出手,示意沈音音把自己的手,放在他的手上,他要給她戴上鐲子。

沈音音伸出手去,直接拿走了赫尊手裡的這枚變形鐲子,她將這枚鐲子套在自己的手腕上。

赫尊正要起身,女人忽然傾下身,如水蛇般的雙手搭在他的脖頸上。

男人身形一頓,視線裡,沈音音那張譎豔嫵媚的臉龐離自己越來越近,而他如同墜入塵網中的獵物。

如絲綢般冰冷的墨發,攜帶著幽涼的香氣,鑽進他的鼻腔裡。

忽然,他感覺到脖頸一涼。

女人將刀刃抵在了他脖頸的大動脈上,紅潤飽滿的唇開合,“是這樣嗎?”

赫尊怔了一下,笑意在深灰色的瞳眸裡放大。

厚實的大手,將沈音音的手掌扣住,他拉著她的手,刀刃沿著脖頸劃過,他將刀尖抵在了自己的動脈血管表麵。

“要這樣,捅進去,刺破他的動脈血管!”

沈音音眼眸裡的情緒,波瀾不興,她應下一聲:“好。”

哢嚓一聲,鋒利的刀刃被她收起,她將自己的手腕,從赫尊的大手裡掙脫出來,並把這枚金屬鐲子,戴在自己的手腕上。

赫尊起身,沈音音以為他會離開,卻見這個男人,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的沙發扶手上。

客廳裡的光線微弱,男人高大的身軀將一層難以擺脫的陰影,籠罩在她身上。

赫尊將她困於自己的雙臂之間,正居高臨下的,注視著她。

“你剛纔那樣,很危險。”

“不好意思~”沈音音聲音輕佻肆意,迴應她的,是男人更加放浪的話語。

“會讓人忍不住,想侵、犯你的。”-

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加入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